小阿尔玛(继续):(停顿)希望你到时能来,

 时尚资讯     |      2018-10-23 07:36
 
   我们看见恩尼斯在爬一段狭窄的楼梯。他走进杰克的小房间,里面被下午从西边窗户照过来的太阳晒得烘热。杰克狭窄的小床就靠在墙上,正被太阳烘烤着。 
   我们看见恩尼斯坐在名叫“雪茄”的马上回到营地来了。他下马,因为天色的漆黑,我们看得有些模糊。 
   我们看见高速路上的路牌标志:德州艾帕索城,65英里;墨西哥朱莱兹城,68英里。 
   我们看见杰克疯狂地在开着车。 
   我们看见杰克开着他的敞篷卡车穿过边界,驶进了墨西哥境内。 
   我们看见杰克透过观后镜注视着恩尼斯。 
   我们看见杰克坐在车里,神采飞扬,仿佛他可以连续几天不用睡觉,都可以这样开下去。他一边开车,一边跟着收音机哼唱罗杰•米勒的《公路之王》。在汽车的仪表板上放着一张明信片,杰克拿起明信片,再看了一眼。杰克手舞足蹈地跟着哼唱起来,禁不住咧开嘴笑。 
   我们看见雷弗顿其他的居民也都找了地方安顿下来,几个好争吵且粗暴的人在喝啤酒。一些家庭和一对对的情人在德尔•玛家人的周围放松休闲。另外还有一些父母陪着孩子在附近玩耍。 
   我们看见雷弗顿一个小镇上粗陋、难以经营的乡村旅馆的外景。 
   我们看见卢琳宽敞、闪亮的1966甚至是1967年款的豪华敞篷车。 
   我们看见年幼的恩尼斯看着尸首——他睁大了眼睛,我们看见恐怖的表情布满了他9岁孩童的脸…… 
   我们看见他们在营建新的露宿地,这次他们的工作更是粗陋。杰克和恩尼斯他们更友好,彼此也更为熟悉了解对方。 
   我们看见一款1982年的新轿车驶入恩尼斯门前的车道,然后停靠在他卡车的后面。 
   我们看见一只精壮的手拿着一张明信片。我们看到的邮戳是1967年,上面写着: 
   我们看见一只双头角的雄鹿应声倒地。 
   我们看着乔•奥古雷的注视。 
   我们听见的响动就是他们的剁肉和咀嚼声音,以及篝火燃烧的爆裂声。 
   我们听见野地里的牛蛙在叫,收音机里播放着音乐。 
   我们听见一声来复枪响:恩尼斯把枪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