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解放军文州通信工程学院的事儿也办不成

 时尚资讯     |      2018-11-23 21:27
好结果来,你给领导说一下,能免就免了吧!我咋看也难收上钱来!”秦兵有些急恼地说:“那怎么成?不可能!即使我跟他们谈,他们也会收一些费用的!绝对不可能免去那么多钱!”我说:“要不!咱们见见面,再商量商量这事儿。”    
    我们在路边的夜市坐下,要了俩小菜,5块钱羊肉串和两瓶啤酒。我先把那本《文省本科第二批第一志愿分数段统计表》拿出来,翻至京津财经学院给他看;他看了后也没话可说,问我从哪里搞来的。我漠然道:“从一个考生那里弄的,当时看了我也很惊讶!我们是做学生中介的,竟然比学生和学生家长了解的情况还少。这个学生的父亲因为孩子考学的事儿,可真钻研了,高考招生的许多政策他都很清楚,费尽了心思。有时候他问的问题我从来没能想起来问你,我当然也回答不了,搞得当时很尴尬的!”他下面的话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说:“我把这本资料拿回去也复印一份,也好和上面谈判关于那几个学生的问题。”想着他就不会有这些资料,就如同那本“汇总”一样。他还搞了三年学生中介,真想不通他都是咋去操作的,咋能做好这类事儿的!这时候,手机响了,看看是吴秋娟的父亲打来的,我问秦兵我咋给他说。秦兵说:“没办法的事儿,你就实话实说做不成了!”    
    我接了电话后,那边吴秋娟的父亲问:“咋样?那事儿能做不能?如果不好做,你就再帮着操作一下解放军文州市通信工程学院。这个学校的地方生名额缺口很大,主要问题是秋娟没有报这个学校。你再给说说,看看能不能操作一下!”我想,这刚好找个台阶下,就欣然的说:“我还刚刚问琴岛大学的事儿了,的确做不了!也成,我再给你问问她上解放军文州通信工程学院的事儿。你等半个钟头再给我打电话过来。”挂了电话我把这事儿给秦兵说了,并且告诉他这个学生的钱一直在我手里呢,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办!他打了电话告诉他上面的领导,上面的人说做做试试,因为吴秋娟没有填报这个学校是个问题。我心想假如填了这学校还用你们去办?人家高出516的二本投档线几十分呢!何况这个学校生源缺口那么大!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和秦兵商讨关于叶长星、刘长江、赵磊等等几个学生的事情,让他尽力去做上面的工作,因为这些学生真不可能交钱上来。他答应着尽全力和上面谈判,却仍坚持让我继续做这些学生家长的工作。
 
 
第四部分第七章(4)
 
    02/08/22Thursday    
    晴    
    上午,林耀明再次催我,让我介绍几个上江城理工大学的学生,说就这几天时间可以操作,截止到8月26号就不能再办理了。说明天把“京外院文省分院”的录取通知书给我,其他那几个学校很快会有消息。刚挂了电话就开始不断有电话打来,都是询问录取情况的。    
    其中郝兵的父亲郝天诚惶然不安地说:“小林,这是‘二本’录取的最后一天了,咋还没有一点消息?无论如何这事儿也不能办不成!不然到时候你叫我怎么办?况且,我给亲戚朋友都通知过了,他们还让我请客呢!”我赶忙解释道:“你放心好了,郝哥!我昨晚上还和上面的人说这事,还催他呢?那领导说就这两天就可以办好了。今天是22号,但是明天,后天还有25号都可以操作二本的事,是调节和补录的时间,你放心好了!”他又说了一些请我费心尽力的话又催我尽快办才挂了电话。体会体会他的心情,也挺矛盾的,怪我又怪不得,心急烦闷还得客气着好言轻语。    
    文局长也打电话催我,当我告诉他明天我会把“京外院文省分院”的通知书给他送去时,才感觉到他心里有了几丝安慰。又催我尽快做那几个学生的事儿,并告诉我有两个上江城理工大的,这两天会把钱交来。我旁敲侧击地催他说:“文局长,江城理工大的事情要尽快,上面通知8月26号截止操作。”    
    上午11:30,我给秦兵联系,除了吴秋娟都没有消息。    
    可她的消息也不是啥好消息!秦兵告诉我吴秋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