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先射狼了,世上哪有鬼。假如真的有

 时尚资讯     |      2018-11-26 21:14
是先射狼了,世上哪有鬼。假如真的有鬼,我也先射狼然后再射鬼。”我笑了,旁边邻桌的几个靓女也扭头瞅他,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笑阳,你这家伙这不是涮我嘛!小孩子都会回答的问题还来考我?!我就是先射狼再射鬼!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邻桌的女孩再次扭头望他,我哈哈大笑又低声对他说:“看见没,那几个正在看你先色狼然后又色鬼!”他怔了一下,又恍然大悟说:“原来在这儿等我呢!笑阳,看着你老实,也不是好鸟!”我说:“看着你天天换妹妹,你还不是先色狼,后色鬼吗?”他说:“都啥年代了,难道让我做柳下惠,古人都说‘食,色人之性也’!知道不知道你!好吃和好色都是人的本性!一会儿看我不先让你表现出你的好吃!”我接口道:“我是可以表现我的好吃,可你可是好吃和好色都表现出来了!”他笑着说:“这么说,你妒嫉我,也想表现你的好色!”我也笑着说:“我是想表现来着!要不我会早早下山,我是到人间去了!”他和我斗嘴斗得都笑了起来。    
    大约是晚上九点,江山又打电话来了。我告诉他:我们这边已经尽力做了,但是真无能为力了,请他考虑重点院校重山大学。并且说这个学校不会有啥问题和差错,一定会给他做好!他说:“你们能不能再努努力,还有时间可以操作这军校,迫不得已之后,我们才会考虑重山大学!”我说:“真的没希望,你们还是考虑重山大学吧!”他怅然道:“那就算了,以后再联系再说吧!”    
    挂了电话后,我感觉他一定很失望,也不会再考虑让我们做了。可想想也没有办法,秦兵几次都给我说做不成,也不能怪他,实际的情况的确是大势已去,不容反复了。况且有原则性的政策在那儿摆着,他们坚持做军校简直难比登天。也许他还得回头来找我。    
    我在回去的路上想,已经到了8月10号了,虽然现在小有成绩,但是离自己设定的目标还是有一些差距。又简单算了算,今天给林耀明这五个学生可以赚两万五,加上张红、高健以及郝兵的话差不多可以达到四万五千元了。又想,郝兵这钱应该给文局长一些,最少给他五千块吧!还有其他学生也该给文局长一些,否则有点太说不过去了。这样的话四万五千元有可能自己只可以得三万五千元甚至三万元了。因为还有秦兵该得的好处。关于郝兵的事情,秦兵是否会想到我扣了一万呢?我想他不一定知道!不过我可以适当补给他一部分,也怪他反复几次给我报价时增加的太快,不然的话,他不就可以分更多的利润。我甚至有些怀疑他是否也会像我一样隐瞒一部分,我知道我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穷怕了,竟用这种心去猜测朋友。但仍旧隐隐的有这种感觉,并试图找出理由来证明。记得他曾几次向我诉苦哭穷,今年要结婚买车等等之类,让我分一半利润给他,我则都用我欠那么多外债做挡箭牌,委婉地拒绝后又求饶似地让他放我一马,说明年再这样分成。并承诺每个学生最少给他一千元,利润大的学生可以给他二千元。又安慰他,如果能给我这边操作成功二三十个也可以得三四万了,加上他自己那么多学生,最少今年也可以赚十好几万。他却总不置可否地笑笑,或者看着我不怎么说话也不表态。再想想,秦兵不会变成这种小人,但我却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