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了出租车,向饭店门里走去

 时尚资讯     |      2018-12-04 20:53
 
券只能给你人民币。车到了我去的饭店门口,我把那沓外汇券的上面一张拿开露出底下的人
民币。你不干不让我走也行,随你把我拉到哪儿,你们车队公安局“五四三”办都可以,反
正我没外汇券。化一的这张螨不能给你,因为我还得截长补短地坐出租,我撕票要找钱一样
不少,要不我就嚷嚷,你要嫌太亏太不上算受了驴好心没好报——你打我一顿得了。
 
  我下了出租车,向饭店门里走去,对衣着华丽的门卫说找高晋,米卫点点头让我进去。
天色玉霾,饭店大厅开着灯,站立走动的人群神怠倦,总服务台墙上挂着两排石英钟,分别
指着世界各地此刻地不同时间时一间间不同陈设情调备异的豪华的中西餐厅,酒吧灯火通,
桌上摆着精致的餐具虚席以待,使人穿掌而过时有一种昼夜不分的懒洋洋感觉。二楼天井四
的回廊宽大空旷,地面墙壁光可鉴人,每个拐角都放着沙发和盆栽植物,穹顶上是纵横交错
的钢梁,上面覆盖着茶色玻璃高大得象体育馆。办公室在角落的一个包着皮革的小门里,里
面是T字型的狭窄走廊,天花板低至头顶,灯光昏暗,每扇小门紧闭象负人一般船的船舱。
高晋不在他的办公室。每间办公室的门都锁着,敲门没人理。我从办公区出来,找着一排电
话拿起来要总机呼叫“高总”,他的人在分楼走廊上等他。天井下是一个堆着假山挂着瀑布
栽着竹林种着槟榔和芭蕉,座位散布在山石树林之中的大咖啡厅,荫影重重,乐声似及,森
然之气凛凛上升时楼回廊上不闻人声,唯有观光电梯不时载着一箱箱衣着鲜艳的客人快速无
声地滑上滑下。高晋穿着一身黑西装从回廊另一侧出现,沿着长长的红地毯向我走来,面无
表情地和我打着招呼:
 
  “你不是来吃饭吗?我一直在等你,看你总不来我就先去吃了。”
 
  我说我吃过了,在外面吃了点,我问他是不是很问他是不是很忙。
 
  他说你也不用怕打扰我,再忙谈会话的时间也有。他转身往天井下咖啡厅看看,凝视着
我问我是不是到下面“坐着谈”。
 
  我说随便,“这是你天下”。
 
  他转身向楼下走,我跟着他来到楼下咖啡厅,我们在一个角落坐下。硕大的咖啡厅几乎
空无一人,垂手侍立一旁的女招待远远见我们坐下忙急急走过来。高晋拿起饮料打开问我喝
什么,我说随便。他说你“点”,我说都有什么他说什么都有,我说那来罐啤酒吧。“我来
一瓶矿泉水作”他对女招待说,合上饮料簿,转过身来面对着我,眼睛里的黑瞳仁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