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吓得哆嗦了一下。

 时尚资讯     |      2018-12-16 01:44
 
  我拉上窗扇,倒了点水喝,又给她倒上一杯。我端给她,问她喝吗,她仍在哭,我把杯子放在旁边。我穿上衣服。
 
  “我出去一下,”我把手机塞兜里,“一会儿回来。”
 
  她还是不说话。
 
  我感觉一阵悲哀,又痛恨,又怜悯自己。我爬上楼顶。楼顶的风呼呼的,吹得我脑皮发麻。我拣背风的墙角蹲下来。无奈,背风的墙角也不背风,风也是呼呼的。我朝里边缩了缩。我掏出手机,翻出姐姐的号码,拨过去。我的手,哆哆嗦嗦。电话接通,我刚想说话,一个浑厚的男声传来:“喂,你好,找蒙蒙吗?”我一惊,倒抽两口凉气。原来姐姐叫蒙蒙啊。我镇定下来,说是的。
 
  “等一下啊!”那个男人说道,听语气,年纪很老。此人八成是姐姐的客人,一想这,我有些后悔找她。姐姐虽然从事着人所不齿的皮肉生意,可皮肉生意也是生意,也是为了生活啊,她被世人蔑视已经够辛苦的了,我却还给她添烦,不该啊!
 
  我听见有拖鞋声“吧嗒,吧嗒”由远及近。姐姐接过电话。
 
  风一阵阵呼啸而过,我一阵阵浑身哆嗦。
 
  “是你啊,我说谁呢,”姐姐语气温柔,“这么晚还没睡?”
 
  “没呢,”我说,“不好意思啊,这么晚给你打。”
 
  姐姐笑。
 
  我问她笑什么。
 
  她说你今儿怎么这么有礼貌啊。
 
  “以前不是吗?”我笑笑。
 
  “你说呢?”她喃喃细语。
 
  我心头一热。
 
  “这么晚有事吗?”她问。
 
  “没什么事。”我说。
 
  “突然想起你,就想跟你说说话。”我坦言以对。
 
  我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坦诚。
 
  她笑笑,没说话。
 
  “不信?”我问。